新建項目一站式
能管平臺
合同能源管理
綜合服務
新能源
電力優化
主頁網眼

當前位置:首頁 > 綜合環保

騰格里沙漠邊緣再現污染

作者:admin     閱覽次數:347      發布時間:2019-12-31     [返回上一頁]

  處理欠賬顯然是要付出成本和代價的。但不處理,欠賬永遠就在那里,甚至拖得越久,還賬的難度越大,調查處理起來也更棘手。隱藏在騰格里沙漠深處的環保欠賬還有多少?隱藏在各地相關工業園區的環保欠賬還有多少?都有必要好好清理清理。

  近日,寧夏中衛市“騰格里沙漠邊緣再現大面積污染物”的消息刷屏——據央視、《新京報》等媒體報道,此番發現的污染場地區域面積約12萬平方米,截至11月11日共清挖固體廢物及污染土壤超5.3萬噸。生態環境部已于11月9日派出工作組趕赴事發現場,對問題進行調查核實。

  “再現”二字,感覺像是發生了新的污染,實際上并非如此。這種黑色黏稠狀物質是原寧夏美利紙業集團在1998年至2004年期間產生的造紙黑液,當時由其下屬的環保節能有限公司進行處理,倒入了同屬美利集團的美利林業公司所屬區域——把自己家的廢液排到“兄弟”家里去,一些企業污染起來可謂“六親不認”。

  值得追問的是,為什么十幾二十年前的污染,直到近日才被發現,且還是環保愛好者舉報的?14處大小不一的污染場地占地12萬平方米,相當于17個足球場的大小,理論上說,這絕不是難以識別和看到的東西,可它們偏偏“藏身”了這么多年。不可否認,騰格里沙漠占地遼闊,行政區劃上分屬不同的省份和地市,巡查、監管起來確實有難度,但相關地方和職能部門因此就多年不踏入一步,以致出現這么“肥”的漏網之魚,實在說不過去。

  近年來,騰格里沙漠不時因污染問題被媒體點名。不夸張地說,這里污染的“著名”程度并不遜于這里的“網紅”景區沙坡頭,甚至有網友總結,“中衛市一上熱搜就是因為騰格里沙漠污染”——這實在不是什么榮耀。

  早在2010年,就有媒體曝光了中衛市造紙廠將大量造紙污水排向騰格里沙漠的污染事件;2014年,內蒙古阿拉善盟騰格里工業園區被曝光向騰格里沙漠腹地排污;2015年,甘肅武威有公司向騰格里沙漠腹地違法排放污水8萬多噸……騰格里沙漠儼然成了一些企業眼中的“排污勝地”,你方唱罷我登場。

  正常的邏輯和現實是,如果一個地方一家企業出了事、一個環節被查出問題,隨之而來的便是整個地區、所有企業的全面排查和整改。就像此前出了安全生產事故,各地都會展開“拉網式”排查、“地毯式”搜索,為的是把隱患逐一排除,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中。某種角度上說,這也是還此前欠賬的重要手段。

  然而,在騰格里沙漠的環保治理問題上,我們看到的似乎是:在沙漠那頭出事,跟這頭無關;前任欠的賬,跟這任無關;化工廠出的事,跟造紙廠無關……總之,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絕不考慮來個全身全面體檢,追追根、溯溯源。工作沒有積極性、主動性、前瞻性,總是被動、消極地“擦屁股”,一來二去,騰格里沙漠只能成為責任的“荒漠”、違規者的“天堂”。

  如果說多年前,監管手段、設備相對落后,相關人員很難進入所謂“無人區”一探究竟,企業也受條件所限不能及時處理污染,或許可以理解。問題是,近年來,隨著技術的進步、經濟的發展,執法設備和效能都在“水漲船高”,環境衛星遙感、無人機等都能代替監管部門飛得更高、看得更遠;而涉事企業后來也有了紙漿黑液回收設備,所以“2004年之后應該沒排放過”。如此情形下,監管者與違規企業居然相安無事十幾年,是不是太“默契”了?

  處理欠賬顯然是要付出成本和代價的。但不處理,欠賬永遠就在那里,甚至拖得越久,還賬的難度越大,調查處理起來也更棘手。隱藏在騰格里沙漠深處的環保欠賬還有多少?隱藏在各地相關工業園區的環保欠賬還有多少?都有必要好好清理清理。

  欠賬還錢,天經地義。清還所有社會治理中的欠賬,也是一個道理。只念“拖”字訣,解決不了問題,也不可能解決問題。

  來源:工人日報





  • 武漢雙動力科技有限公司
  • 湖北三環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 武漢中科凌云新能源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 武漢康辰節能環保投資有限公司
  • 迪源光電股份有限公司
  • 中國質量認證中心武漢分中心
  • 武漢臥龍電機有限公司
  • 武漢日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中國長江航運集團青山船廠
  • 武漢邦信匯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北京四季沐歌太陽能技術集團有限公司
  • 盛隆電氣集團
  • 深圳市興隆源節能服務有限公司
  • 亞非節能
  • 阿自倍爾自控工程(上海)有限公司
  • 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
  • 國電青山熱電有限公司
  • 國家電氣設備檢測與工程能效測評中心(武漢)
  • 國中融資租賃有限公司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